人物丨务实的改革者劳尔·卡斯特罗:豆子比大炮更重要

0 Comments

古巴18日组成新一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将选举产生国务委员会主席和新成员。作为被提名为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的唯一候选人,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将终结古巴的“卡斯特罗时代”。选举结果预计将于当地时间19日早上(北京时间19日晚上)公布。

目前,现任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的任期也进入了倒计时。这位当年和古巴革命缔造者一起从革命圣地马埃斯特腊山走下的领导人早先就决定,国务委员会主席两任期满将不再留任。

2006年,劳尔从身体状况不佳的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手中接任古巴领导人,在过去十几年间,他推动古巴经济转型和政治改革,促进古美关系“破冰”。如今,古巴的“改革设计师”悄然离去,古巴的改革又将走向何处?

菲德尔·卡斯特罗富有个人魅力,能言善辩,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则为人低调。在执政的第一年,劳尔没有接受过任何电视访问。《》评价称,比起菲德尔·卡斯特罗,劳尔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以组织能力见长,而非个性。

“他让我想起一位第82空降师的少校,”2002年,曾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与劳尔会面的美军退役将军巴瑞·R·迈克凯福瑞(Barry R. McCaffrey)形容说,“他粗暴,自信,他是个士兵”。

接近过劳尔的人说,较之菲德尔·卡斯特罗,劳尔是务实派、现实主义者,他知道古巴缺什么,古巴的当务之急是要解决改善人民的生活问题。早在劳尔接替菲德尔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推动菲德尔不愿进行的改革。

上世纪90年代初,苏东剧变后,经济上严重依赖苏联的古巴百业凋敝,大批百姓外逃。劳尔走上演讲台安抚不安的古巴民众。

“豆子,比大炮更重要。”劳尔对聚集的哈瓦那民众说。这句简洁有力话,成为了劳尔最著名的口号。

“菲德尔说想要更多武器的时候,劳尔会说我们需要更多的大米,还有劳尔对外资开放的态度。”古巴青年宛峰对澎湃新闻()这样评价卡斯特罗兄弟之间的不同风格,“劳尔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更实在一些。”

2011年,劳尔在古巴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古共六大)上明确提出全面推动“经济模式更新”,进一步放宽对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限制,鼓励更多私营经济,扩大个体户、承包、外资等所有制形式。2016年的古共七大上,劳尔强调,要把这种经济模式更新推向深入。

今年3月28日,古巴中央召开全体会议。古巴经济政策委员会主席、经济改革主要规划者马里诺·穆里诺,将私营经济的壮大作为劳尔执政10年的一项主要成就看待。

不过,劳尔的改革也并非一帆风顺,一些措施施行缓慢,发展私营经济加大了贫富差距,也加剧了社会的不满。在改革势头不对时,一些措施又重新被收紧或者取消。改革过程要比古巴执政党预想的困难。今年3月的会议也承认劳尔所推动的市场化改革进程中的迟缓和失误。

2011年4月,劳尔在古共六大闭幕式上提出限制领导人任期,并表示他本人也在其列。他指出,“高级别领导人的任期最多为两届,每届五年”。2013年2月,劳尔再次当选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当时明确表示,这是他的最后一届任期。

今年3月11日,古巴就省级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代表资格进行了全民选举。这是菲德尔·卡斯特罗辞世后,古巴首次进行全民选举。下一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的名字里不再有“卡斯特罗”这个姓氏。

早在2016年4月古共七大召开之际,为了加快推动领导层的年轻化,劳尔就为进入古共领导层的新人划了一条“年龄线”:进入中央委员会的新人年龄不能超过60岁,进入政治局的新人年龄不能超过70岁。劳尔表示,古巴需要补充新鲜血液,要让年轻人得到更快的晋升。

在对外关系方面,劳尔担任古巴最高领导人期间最重要的成就,当属推动与美国的关系正常化。

古巴和美国是近邻,但被历史和政治现实隔离。古巴首都哈瓦那有大约200万人,但是美国的迈阿密就有约300万古巴人,三分之一的古巴家庭在美国有亲戚。

然而,1962年,美国宣布对古巴实行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这给古巴带来了很烦。对古巴人来说,美国的农畜产品和日用品性价比极高;古巴也有着雪茄、朗姆酒,以及生物技术产品可供出口。现实的制约使得两国之间的采购行为大受限制。

劳尔和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是两国关系“融冰”的推动者。2014年12月,劳尔和奥巴马双双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两国将共同谋求关系正常化,讨论恢复中断56年之久的两国外交关系。

奥巴马在宣布外交关系解冻的同时,放宽了旅游限制、为汇往古巴的侨汇开启了大门,并增加了前往古巴的美国人能带回家的商品,如古巴雪茄和朗姆酒的数量。

随后的一切水到渠成。2015年4月,在巴拿马举行的第七届美洲国家首脑峰会上,奥巴马和劳尔进行了历史性的会面。5月,奥巴马将古巴从支持的国家名单中去除,7月,美国重开驻古巴大使馆。2016年3月,奥巴马访问古巴,美国总统近90年来首次实现了对古巴的访问。

古巴与美国关系的改善,给古巴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旅游业迅速“起飞”,如今已成为古巴仅次于专业医疗服务输出的第二大“创汇产业”。

但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新一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对古巴政策有所逆转,美古关系再度转冷。去年10月,特朗普政府下令裁撤60%美驻古外交人员,同时驱逐部分古巴驻美外交官,且发布美国公民慎往古巴旅行的安全警告。同年11月,美国出台新举措,继续收紧对美国公民赴古旅行的限制,使得目前在经济上对美国依赖性较强的古巴在改革道路上更加难走。

尽管如此,劳尔仍然试图维持与美国的关系。今年1月,在古巴民族英雄、著名诗人何塞·马蒂诞辰165周年之际,劳尔和美国多名议员于当日在哈瓦那共同出席了一座马蒂雕像的揭幕仪式,这座雕像是由美国出资建造。由于劳尔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次数相对较少,使得这个仪式具有特殊意义。

劳尔·卡斯特罗于1931年6月3日出生在古巴东部奥尔金省,比兄长菲德尔·卡斯特罗小5岁。劳尔的经历具有传奇色彩。他早年在哈瓦那求学时就受到菲德尔的影响,积极投身于,并加入组织。

1953年,时年22岁的他追随菲德尔攻打古巴东部城市圣地亚哥的蒙卡达兵营,失败后被捕。劳尔参加这次革命活动的代价是在监狱中度过了22个月。

1955年劳尔获释,随后流亡美国、墨西哥。但他在流亡期间也依然继续从事革命事业,在墨西哥,他积极参与策划重返古巴的计划。

1956年,劳尔随菲德尔乘“格拉玛”号游艇重新回到古巴,在马埃斯特拉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并被菲德尔委以重任,担当前线指挥官,为古巴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1959年,巴蒂斯塔独裁政权被推翻,古巴革命政府成立,劳尔掌管了军队。他在当年成立的古巴革命武装力量部担任部长,随后担任这一职务长达半个世纪之久,也曾被外界认为是世界各国中担任国防部长时间最长的人之一。

从1965年起,劳尔先后担任古巴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第二书记等职。1976年起,他一直担任国务委员会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的职务。1997年在古共“五大”上被确定为菲德尔的接班人。

2006年7月31日,菲德尔·卡斯特罗因健康原因,将国家最高权力移交给了劳尔。2008年古巴第七届全国人大会议上,劳尔正式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在近几年的工作中,他领导古巴人民度过了暂时的困难,不仅实现了政治上的稳定,而且经济上也取得了发展。

2011年4月,在古共六大上,劳尔当选,正式接替自古共1965年成立以来就担任这一职务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当时,劳尔首次提出限制领导人的任期——最多为两届,每届五年。

2013年2月,劳尔再次当选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当时明确表示,这是他的最后一届任期,国务委员会主席的任期为5年。

2014年12月,劳尔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同时宣布美古关系“破冰”。2015年4月, 奥巴马与劳尔在美洲峰会期间实现了历史性会晤,两人相互握手问候。2015年7月20日,古巴与美国重建外交关系。

劳尔的妻子是比尔玛·埃斯平·吉略伊斯·德卡斯特罗。她早年曾参加菲德尔的地下组织,是劳尔的革命战友。古巴革命胜利后,比尔玛与劳尔结婚,在婚后担任多个妇女工作职务和国务委员会委员。她已于2007年逝世。

劳尔和比尔玛有3个女儿和1个儿子,其中梅利埃拉·卡斯特罗较受关注。她担任古巴性教育中心主任,是该国著名的性学家。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