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液2》中的大反派“屠杀”究竟有什么来头

0 Comments

《毒液2》终于释出了第一支预告,继“毒液”和“暴乱”(Riot)之后,另一只外星共生体“屠杀”(Carnage)将作为本片最重要的反派出现在世人面前,今天笔者就为大家介绍一下关于它的详细资料。

漫画中,“毒液”属于一种被称为“克林塔”(Klyntar)的外星共生体,是古神克努尔(Knull)所创造出来的实验品。这种生物能够随意改变外形,必须寄生在其他有机生物体内才能生存,所以“克林塔”刚开始是被当成征服其他星系的“生物武器”来使用的。

最初的“克林塔”是类似虫群的集体生物,没有自由意志,它们的精神全都被克努尔牢牢掌控。

大约在公元六世纪左右,克努尔带领自己的共生体巨龙(格伦德尔)入侵地球的北欧地区,被人类和来自阿斯加德的援军击败,当时奥丁用神圣闪电打破了克努尔与其手下共生体之间的纽带,大部分“克林塔”因此死去,少数由于突然获得了自由意志,有机会与其他生物自由结合而存活了下来。

那些比较有良知的宿主与“克林塔”结合之后,反而开始思考自身种族存在的意义(共生体会放大宿主的价值取向),这些共生体后来联合起来将克努尔囚禁在仙女座星系的一颗荒凉行星上,而另一部分仍旧忠于克努尔的共生体则建立起一个末日崇拜的,致力于将它们的造物主从深渊中释放出来。

出于对自身黑暗起源的担忧,那些获得自由意志的“克林塔”开始主动地粉饰自己的历史,将它们被古神从黑暗中创造出来的历史统统抹去,将自己描述成一种天生仁慈的生物,所以在后来的“克林塔”当中,很少有个体知道自己种族与古神克努尔之间的关系(除了流放者之外)。

“克林塔”的确对星系间的和平起到了一些积极作用,它们自视为平衡的代理人,会主动挑选“有价值的”宿主进行寄生,赋予它们更为强大的力量。然而这种“完美”的共生关系需要建立在身体和思想的完美融合之上,如果不是这样,由此产生的共生关系将使共生体和宿主全都陷入腐败和堕落之中。

对于那些堕落了的共生体,以及天生就对自身使命抱有怀疑态度的个体,“克林塔”的集体意志会切断它们的链接,将其流放或者直接处死(后来抵达地球的那些共生体,包括“毒液”、“暴乱”、“噬菌体”都是遭到流放的“克林塔”)。

许多流放者对吞噬其他有机生命的肉体特别感兴趣,这种贪婪也会迫使它们的宿主做出同类相食的举动,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许多遭到放逐的“克林塔”认为自己是宇宙的终极掠食者。

如果宿主和共生体有同样的感觉和欲望,那么野生共生体与寄主的结合会更加有效。例如:“毒液”成功地与艾迪·布洛克结合,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愤怒和对蜘蛛侠复仇的欲望。除了对宿主的情绪和欲望进行反馈之外,共生体还能够投射出自己的情绪和个人欲望,如果它们愿意的话,就可以完全控制宿主的身体。例如:艾迪·布洛克的女友安妮·韦英曾经对“毒液”感到恐惧和反感,但当与之结合后,她陶醉于“毒液”赋予她的力量,并迅速屈服于它嗜血欲望。

“毒液”被称为反英雄(anti-Hero),因为它既有着愤怒、嗜血的一面,也有艾迪·布洛克坚持保留的道德准则;但是“屠杀”则是彻头彻尾的反派,因为它的宿主克莱图斯·卡萨伊本身就是一名具有反社会人格的精神病患。

当年“毒液”在与冥河(Styx)的战斗中被对方杀死(实际上只是进入“假死”状态),而宿主艾迪·布洛克也被收押,他当时的狱友正是克莱图斯·卡萨伊。在“毒液”恢复活力之后重新找到了艾迪并与之结合,不过在结合过程中“毒液”却留下了一个孢子,那就是第999代共生体,“屠杀”(“毒液”是998代)。

新生的“屠杀”立刻将最近的克莱图斯锁定为自己的宿主,而且他的“精神气质”完全符合“屠杀”的性格。它通过克莱图斯手上的伤口进入他的身体,并且在细胞层面与之结合(共生体这么做似乎需要得到宿主的同意,艾迪·布洛克就曾经拒绝“毒液”这么做),这导致“屠杀”与克莱图斯的结合更为紧密,两者已经超越了共生关系,几乎成为一体。

和“毒液”相比,“屠杀”能够更好地控制宿主的躯体,更大程度地改造其外形,甚至能够让克莱图斯的肢体随意形成尖刺、刀刃等武器。而且由于共生体已经和宿主深度融合,克莱图斯还可以用他的血液迅速感染其他人,将许多普通人变成“屠杀”的复制体;再加上“屠杀”的力量和灵活性也远远强于早期的“毒液”,所以也直接催生了蜘蛛侠和“毒液”这两个死对头之间结成短暂的联盟,共同对付这个棘手的敌人。

许多人将“屠杀”看作漫威版的小丑,两者都是有着精神疾病的恶棍,但是比起“屠杀”的种种恶行,小丑还是要有原则得多也可爱得多。

《毒液2》的剧情将发生在上一集结束的一年半之后,艾迪同“毒液”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共生关系,当时四只到达地球的“克林塔”已经死掉了三只,只剩下“毒液”还活着,所以“屠杀”的诞生很可能沿用漫画版的设定,让它作为“毒液”的“后代”出场。不过“屠杀”将要如何感染克莱图斯目前还是未知数,因为很明显艾迪·布洛克已经回到了正常的报社记者的身份,而且第一集最后的彩蛋也显示,是克莱图斯主动要求接受艾迪的采访,两者的关系可能和漫画版有些不一样。

另外,预告片中还出现了另一名反派,弗朗西斯·拜瑞森,即“尖叫”(Shriek)。漫画中她是一个拥有“超声波”能力的变种人,但是电影版可能会对此设定做一些修改,因为你知道的,索尼没有变种人的版权。

如果说“屠杀”是漫威版的小丑,那么这个弗朗西斯就是小丑女了,当“屠杀”寄生在克莱图斯身上逃出疯人院的时候,他还顺带救出了包括弗朗西斯在内的一帮重刑犯。两人迅速坠入爱河之后便玩起了过家家的游戏,将他们这个超能力犯罪组织称为“家族”,“屠杀”和“尖叫”是这个家族的两位家长。

本片的副标题为“let there be Carnage”(要有屠杀),明显是在讽刺《创世纪》中那句著名的布道“let there be light”(要有光),同时也暗示“屠杀”很可能在扮演类似上帝的角色,四处散播自己的血液,制造出无数“屠杀”的复制体。

这个线》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毕竟作为蜘蛛侠最大的对手,“毒液”的个人电影始终不见蜘蛛侠的踪迹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但是这次可能又要让大家失望了,本片的导演安迪·瑟金斯(就是《指环王》里“咕噜”的扮演者)最近透露本片依旧不会有蜘蛛侠出现,但是导演依旧让克莱图斯在写明信片的时候拍死了一只蜘蛛作为戏虐式的吐槽,因为这涉及到索尼和迪士尼之间那个著名的版权拉锯战,不是一般人能够左右的了的。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